搜索

石碏谏宠州吁全文翻译(石碏谏宠州吁原文及注音)

[复制链接]
查看21 | 回复0 | 2022-4-12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碏谏宠州吁全文翻译(石碏谏宠州吁原文及注音)
  石碏谏宠州吁
  左丘明 〔春秋〕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 (前753年),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 。又娶于陈 ,曰厉妫。生孝伯,蚤死 。其娣戴妫生桓公 ,庄姜以为己子。
  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 。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之。
  石碏谏曰(前740年) :“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 。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 ,鲜矣。
  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
  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
  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
  弗听。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前735年),乃老。
  庄姜
  卫风-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译文
  卫庄公娶了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为夫人(前753年),名叫庄姜。庄姜容貌很美,可是没有儿子,卫国人便为她作了一首名为《硕人》的诗。庄公又从陈国娶了一位夫人,名叫厉妫,厉妫生孝伯,早死。陪嫁过来的妹妹戴妫生了桓公,庄姜便把桓公当作自己的儿子。
  公子州吁,是庄公爱妾生的儿子,卫庄公十分宠爱他,又喜欢军事,但庄公不禁止,可是庄姜很厌恶他。
  大夫石碏向庄公进谏说(前740年):“我听说疼爱儿子,应当用正确的礼法来教育他,这样才能不让他走入邪路。骄横奢侈,纵欲放荡,是走上邪路的开始;而这四种恶习的养成,则是由于所得到的宠爱和享受太多的缘故。如果要立州吁为太子,就赶快决定;如果还不决定,就要逐步发展成大祸患了。至于那种受到宠爱而不骄横,骄横而能约束自己,约束自己而不埋怨,埋怨也能安分守己的人,那是少有的。
  而且卑贱的人欺压尊贵的人,年少的人凌辱年长的人,关系疏远的人离间关系亲近的人,新来的人离间旧有的人,名位低的人压制名位高的人,淫乱的人侵犯正直的人,这就叫‘六逆’。
  君者举动能合乎礼义,为臣者能执行君命,为父者能慈爱子女,为子者能孝顺父母,为兄者能友爱弟弟,为弟者能敬重哥哥,这就叫‘六顺’。
  丢掉‘六顺’而去效法‘六逆’,这正是加快祸乱到来的做法。作为治民的君主,务必尽力避免祸乱的发生,但如今反而加快祸乱的来临,这恐怕不行吧?”
  庄公不听石碏的规劝,继续宠爱州吁。石碏的儿子石厚常与州吁来往,石碏加以制止,他不听。卫桓公继位后(前735年),石碏便告老辞官。
  注释
  1、卫庄公:在位时间前757年—前735年。
  2、石碏(què):卫国大夫。
  3、州吁(yù):卫国公子。
  4、卫:国名,姬姓,在今河南淇县一带。
  5、齐:国名,姜姓,在今山东北部、中部地区。
  6、东宫:太子的居所。
  7、硕人:典出《诗经 · 卫风》中的一篇,乃歌颂庄姜美丽的诗篇。
  8、庄姜:卫庄公的夫人,“庄”是她丈夫的谥号,“姜”则是她娘家的姓,故称庄姜。
  9、陈:国名,妫姓在今河南东部及安徽西部。
  10、厉妫(guī):“厉”和下文“戴妫”的“戴”均为谥号,“妫”是娘家的姓。
  11、蚤:通”早“。
  12、娣:妹。古时诸侯娶妻,妹可随姊同嫁。
  13、桓公:名完,在位十六年,后为州吁所杀。
  14、嬖(bì)人:出身低贱而受宠的人,这里指卫庄公的宠妾。
  15、义方:为人行事的规范。
  16、佚(yì):这里指逸乐。
  17、阶:阶梯,这里用作动词,指一步步引向。
  18、眕(zhěn):自安自重,忍耐而不轻举妄动。
  19、鲜(xiǎn):少见。
  20、陵:欺侮。
  21、去:抛弃。
  22、速:招致。
  23、是:宾语前置,“是”为标志,即“将务去祸”。
  24、无乃:恐怕。
  25、立:继承。
  26、老:告老致仕。
  名家解析
  全文紧紧围绕着一个“谏”字来写, 叙述了石碏为何而谏, 如何进谏,进谏的结果如何。行文层次分明, 条理清晰。
  首先, 文章交待了卫庄公的家庭妃妾子女情况,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卫庄公的正宫夫人庄姜, 她是一位美丽而贤德的女子, 她既是正统的化身, 那么她的爱憎, 便成为判断是非的一个准则。然而, 这位美人的命运却十分不济, 她不能生育, 这在当时显然是个不小的缺陷。她所认的儿子桓公, 虽然按照宗法原则, 应是法定的王位继承人, 但却不是庄公最为宠爱的儿子, 庄公偏偏宠爱另一位宠妃所生的庶子州吁。矛盾往往就是这样引起的。作者寥寥几笔, 便揭示了矛盾的由来, 为下文的石碏进谏作了铺垫。
  古来宠子未有不骄的, 州吁更不例外, 他有恃无恐, 争斗成性,显得肆无忌惮, 自然, 他的所作所为超出了伦常所能允许的限度, 肯定会被夫人庄姜所深深厌恶。同时, 也使人深深感到庄姜命运的值得同情, 怪不得卫国人民为她创作了《硕人》, 使她的形象带着人们的情愫, 随着《诗经》一起经百世而不衰, 并且, 在当时就有正直而明智的大夫石碏,从国家利益的角度, 在卫庄公面前, 力陈庄公宠州吁之过。
  石碏首先从“教子之方”谈起,提出了“义”的概念,即规矩和法度是应当遵循的,而万万不可走邪路,骄奢淫逸是邪恶的开端,而这一切都是由于父母的溺爱而造成的。于是话锋一转,落到了州吁身上,并且点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可谓一针见血,绝无赘言。
  说服别人,重在以理服人,石碏便晓之以理,指出“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鲜矣”的一般规律,然后又用一个以“且夫”来引导的强调句,以“六逆”和“六顺”作对比,而“六逆”则是指出了与伦常道德相悖逆的现象,即以州吁为代表的“贱、少、远、新、小、淫”的所谓“邪”的势力占优势,而以庄姜和桓公所代表的“贵、长、亲、大、旧、义”的所谓“义”的方面则处于被“邪”所压制的劣势,通过这种对比,使人一目了然了庄公的错误之处。
  石碏好像已经预见到卫国将要祸起萧墙,当桓公即位时,他便告老还乡了。
  本篇的构思是巧妙的,石碏的谏词是正确的,被长期视为封建社会用以经邦治国的方针之一,对之进行一些有价值的考察,会更加深我们对于传统的认识。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由晴雪网注册用户自发贡献,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晴雪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该作者有涉嫌侵权违法的行为,请立即请联系管理员以及时处理,一经查实,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违法内容!

注意事项:

本站内容仅供参考,请勿轻信!请谨慎鉴别!请不要轻信页面中的信息,尤其是其中关于功效、疗效、链接、教程、地址、联系方式(QQ、电话、二维码、微信号等一切联系方式,特别是涉及到付款、输入隐私信息的操作)等信息!

晴雪网一个信息分享平台,为您提供精准各种百科知识、生活常识、诗词语句、趣味故事等潮流时尚知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